相关文章

中海油惠州炼厂一年两发火灾事故 非油库爆炸

事故将对中海油的下游市场产生负面影响

“这些都很难洗掉。”分公司保洁员陈伟(化名)伸出两只黝黑的手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连同公司所有的保洁人员昨日奋战一天,清理大火过后的油污和垃圾。

继渤海漏油事件之后,昨日事故再发。

7月11日凌晨4时10分,中海油旗下位于惠州大亚湾石化区的中海石油炼化有限责任公司惠州炼油分公司,其运行三部400单元的重整生成油塔底泵机械密封泄漏着火。截至记者发稿时,火情已得到控制,无人员伤亡报告。

中海油方面对此尚无明确回应。中海油新闻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现场处置和恢复工作,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一旦原因调查清楚,会立即公布。

业内人士表示,惠州炼油厂作为中海油在华南市场,以及在成品油板块的重要布局,发生此次事故对中海油本来就偏弱的下游市场将产生负面影响。

幸亏不是油库爆炸

“早上8点钟我来上班,刚开始还进不去,里面外面都是消防车。”陈伟昨日在厂区外告诉本报记者,随后,所有的保洁人员被允许进入厂区后,就开始了一天的清洁工作。

据了解,起火的时间是在凌晨4时10分,在石化区附近的岩背村,一位村民告诉本报记者,当时他们几个人在打麻将,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石化(大亚湾石化区)那边着火了,就跑了出去,从楼顶上看,远处一片火光,亮如白昼。

“当时大家都惊醒了,有人开着车载着一家老小就往淡水(惠州市惠阳区淡水镇)跑,还有人跑过去石化区那边看热闹,我当时也没想着要跑,如果石化区爆炸,跑也没用。”他说。

据了解,火灾一度引起周边居民的恐慌,大家纷纷开车逃离,造成了石化区大道堵塞,发生两起交通事故。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爆炸发生在整合装置区,不是在油库,是一个油泵的油封老化后密封油泄漏,高温下燃烧后导致爆炸。因为晚上夜班人很少,爆炸威力又不大,并无人员伤亡。

此后中海油通报称,截至9时,运行三部400单元明火已扑灭,事故无人员伤亡,无油品外溢,所有消防水已引入事故监控池,厂区各套环保设施运转正常,装置现场整体可控。

14时左右,现场烟雾基本消失,消防人员继续降温监护,18时左右,本报记者再次进入中海油石化区,现场仍有两辆消防车进行降温,其他消防车已经陆续离开厂区。

“现在已经没有事了,都控制住了。”现场一位中海油惠州分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设备老化可能性不大

中宇资讯成品油行业分析师王金涛表示,炼化企业发生生产事故并不十分罕见,但是中海油惠州的炼厂是年加工能力千万吨以上的大型炼厂,而且又靠近大亚湾核电站,因此应该对此次事故高度重视。

王金涛说,如果事故的原因是如传言所说的“由于油泵的油封老化后密封油泄漏”,那么预计此次事故对惠州炼厂的生产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是,有知情人士表示,惠州炼厂在国内属于管理比较先进的炼厂,壳牌公司也参与了公司的管理,而且投产时间也不长,设备老化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管理失误或者技术问题造成的火灾,对炼厂的运营将会产生比较重大的影响。

据悉,此次发生火灾的主要设备是芳烃联合装置,芳烃,别名芳烃石油树脂,主要从重质副产裂解油中分出苯、甲苯、二甲苯后的剩余馏分(C8~C11)经在酸性催化剂存在下聚合而得。

昨日10时30分,惠州市政府、大亚湾区管委会及中海油向媒体记者、社会各界通报了事故情况。通报称,事故发生后,现场操作人员及时切断进料,与其他区域进行隔离,上下游装置也得到有效隔离。燃烧产生的烟雾为重整生成油(即汽油组分)的燃烧气体(主要是二氧化碳),无其他有毒有害成分。

惠州市环保局局长王细波也表示,事故发生后,惠州市环保部门立即关闭了全部废水外排口,将事故废水和消防水引入应急池储存,进行无害化处理,不会对附近海域和地下水产生影响。

另根据中广核官方网站的解释,大亚湾核电站与大亚湾石化区,两者直线距离约20公里。中广核集团一位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称:“虽然此次发生火灾的地点和大亚湾核电站听起来同处大亚湾,但实际上距离很远,所以不会对核电站产生任何的影响。”

去年发生类似事故

中海油惠州炼油项目在大亚湾石化区,占地2.68平方公里,于2005年12月奠基,2009年6月投产。当时投资近200亿元人民币,以集中加工海洋高含酸重质原油为主,加工规模达1200万吨/年,是目前中国单系列最大的炼油厂,并与投资逾43亿美元的中海壳牌项目一起撑起惠州石化基地的“脊梁骨”。

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一位负责人曾表示,目前,中海油1200万吨/年炼油和中海壳牌95万吨/年乙烯两大项目,每年可为当地带来100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收入。

根据中海油规划,其惠州炼油项目分为三期建设,一期项目设计产能为1200万吨/年;二期项目总投资逾500亿元,预计在2011年上半年核准并于2014年建成投产;三期项目将于2020年建成。

在石化区“绝代双骄”的带动下,落户大亚湾石化区的项目已有61个,总投资超过1400亿元,强力拉动了惠州经济的发展。

然而,在节节高升的经济效益带动下,却暗藏着些许不安因素。本报记者查阅历史资料发现,同样是在7月,2010年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事故。

去年7月24日凌晨1时45分,大亚湾石化区的中海油惠州炼油分公司焦化原料216-T-02罐发生着火事故,消防员纷纷赶到现场救援,一如昨日的一幕,到凌晨3时左右火势被扑灭。

附近居民说,起火后顿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几公里外均可看见。这场火灾给中海油带来直接经济损失约60万元人民币。当天上午,惠州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各单位进一步加强日常安全管理,加强从业人员的安全培训,杜绝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成品油客户或流失

中海油惠州分公司新闻发言人马宏明称,中海油惠州炼油厂失火事故的整个态势已得到控制,除当日失火的该套装置停产外,中海油惠州炼油厂仍有15套装置可继续正常运行。

王金涛表示,华南成品油市场是国内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价格波动也较大。中海油借助惠州炼厂抢占了华南部分市场,此次事故如果对生产造成影响较大,等公司旗下的其他炼厂就会趁势抢走市场份额,还可能会导致中海油在成品油市场客户流失。

“但是由于目前国内成品油市场比较疲软,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惠州炼厂的生产如果能较快恢复,就应该不会造成华南地区成品油供应紧张。”王金涛说,目前各大供应商都储备了一定的成品油产品,惠州炼厂的火灾暂时不会对市场供需有实质性影响。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此次事故发生后可能会影响惠州炼油项目二期的建设进程,对石化园区的升级建设甚至也有可能产生影响。

据了解,渤海蓬莱19-3油田的原油是中海油惠州炼厂重要来源,而蓬莱19-3油田的溢油事故原因尚未查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