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惠州有个 “四民主工作法”

  村民代表举手表决。

  “村官”接受村务监事质询。

  村民代表在征地工作实施方案上签字。  广 惠摄

  民主提事、民主议事、民主理事、民主监事的“四民主工作法”改变了过去村干部靠命令开展工作的方式,使以往村里事少数人说了算的现象得到根治,真正实现了村里的事情“村民提”、“村民定”、“村民办”、“村民管”

  

  村委会计划迁建办公楼,是否可行?往哪迁?建多大?村党支部没有自己说了算,而是召集全村党员聚集一堂,进行了认真讨论并经表决后,形成议题;再张榜公示,征求群众意见并进一步完善;最后提交村民大会讨论,经户户签名表决,获得80%以上村民的同意,方才通过……

  这是日前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水口街道龙津村 “四民主工作法”讨论决定村重大事项的生动一幕。2007年4月,惠州市推行 “四民主工作法”,即:民主提事、民主议事、民主理事、民主监事。三年来,惠州农村使用此法提事1.8万件,表决通过并成功解决了1.4万件涉及征地、修路、宅基地分配、山林纠纷等重点难点问题,从而使信访总量逐渐下降,群众集体上访批次连续三年在全省21个市中最少。去年底,“四民主工作法”在广东全省推广。

  

  选举民主后如何保障日常民主?

  民主议事  多数人说了算

  7月29日下午,记者冒雨前往水口街道大和村,还未进村,远远就看到村口竖着一幅宣传牌,上面写着“推行‘四民主工作法’,夯实基层民主建设”几个大红字,隔着蒙蒙雨雾显得格外醒目。

  走到村委会大院,玻璃橱窗里挂着4幅像连环漫画一样的“‘四民主工作法’宣传挂图”,对“四民主工作法”的操作步骤进行了直观而形象的说明。

  “这样的图,如今在全市每个村委会、村道口、村民聚集的公共场地,都会张贴悬挂,一目了然。”惠州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黄武华告诉记者。

  惠州的“四民主工作法”,最初起源于龙门县。随着我国民主化进程和基层民主的推进,农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深刻变化,民主意识不断增强,利益诉求不断增多。然而,与此不相适应的是,不少地方党委和政府在推进乡村民主进程中,普遍存在重选举、轻治理的现象,民主选举一旦完成后,就忽视了对村干部日常施政的监督。导致一些基层干部由于工作方法简单,办事不力,处事不公,造成群众不满。

  如何在选举民主基础上,保障日常民主,落实好基层群众的民主权利?2005年4月,龙门县选择经济落后、基层矛盾多、干群关系紧张的永汉镇马星村开展“四民主工作法”试点。“过去,事关全体村民利益的大小村务都由几个村干部说了算,村民既不知情,更无权参与。结果由于利益关系的复杂化导致信访高发,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上访。镇干部中流行一句话‘马星马星,麻烦多如星’。试点一年多后,马星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曾汝堂欣慰地说,如今,马星已由过去的“上访村”、“人治村”、“贫困村”、“后进村”变成了“和谐村”、“法治村”、“富裕村”、“先进村”。

  “‘四民主工作法’改变了过去村干部靠‘命令’等方式来开展工作的方式,使村里事少数人说了算的现象得到根治,真正实现了村里的事情‘村民提’、‘村民定’、‘村民办’、‘村民管’。”市委书记黄业斌一针见血地指出。

  如今,“四民主工作法”已在惠州农村遍地开花,各村每遇涉及大多数村民利益的大事,必启动此法解决。惠州市重点项目东江高新区在大和村征地1208亩。征地前,该村党支部广泛征求意见,形成“明确村、组之间的地界、面积”、“做好户籍人口核算”、“征地款发放的标准、时间和方式”等群众普遍关心的议题,提交村委会受理;在15个工作日内形成《征地议案》,张榜公布让村民海议3天后,召开党员大会广议,并再次征求村民意见,确定《征地工作方案》;公示7日后该村召开村民会议,最终征地涉及的482户中,签名支持方案的达98%以上,使得征地在短短4个月内顺利完成,没有发生抢种抢建现象,没有引发村民上访事件。

  如何化解干群矛盾促进和谐?

  公开透明  还村干部清白 

  实施“四民主工作法”之初,马星村一位村民小组组长把村小组的17万元公款借给一个个体工商户,个人拿利息。村民主理事小组在查阅账目时发现了这一情况,遂向上级部门举报。最终,该村民组长锒铛入狱,被判刑5年。之后,马星村村干部政风清明,干群矛盾大大缓解,村社日益和谐。

  “‘四民主工作法’加强了村民监督的力量,重大事情都摆在‘台面’上,促进了党员干部领导方式和工作作风的转变,防止了村级权力的泛滥和腐败现象的发生。”惠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陈训廷如是说。

  正如陈训廷所说,当前,农村中还存在一些村干部工作方法简单、粗暴,严重伤害了群众的感情,造成群众上访、闹访;一些村干部违法乱纪,侵占群众利益;一些地方村“两委”扯皮推诿、账目混乱,群众监督被搁浅,导致出现“小村官大腐败”等不正常现象。所有这些,必须通过规范村级民主,强化村民监督来杜绝。

  “四民主工作法”通过设置民主理事小组、确立民主监事制度,保护了农民利益,受到村民拥护。“我们农民不怕钱多钱少,最怕不公正,不公开,涉及到利益的事,哪怕一块一毛都要争。现在有了‘四民主工作法’,所有的事情都放在桌面上解决,谁都有权知道村里大事小情,谁都能查阅村财务账目,谁有意见都能提,而且提了不白提,说了不白说。”大和村征地中,家里被征了一亩多地的村民林顺雄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服!”

  令人惊奇的是,对于“四民主工作法”,不仅履行监督的村民拥护,被监督的广大村干部也很欢迎。“以往,农民告村干部的不少,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了解真实情况,因误解所致。现在村里的大事都是公开透明,有村民代表时刻盯着,还了村干部的清白。”水口街道办副主任林永强深有感触地说。

  不少村干部反映,被监督并没有让他们觉得束手束脚,干起事来反而更加轻松。大和村党支部书记黄钦明说,“四民主工作法”增进了村干部和村民之间的理解和信任。如今,惠州广大基层干部群众气更顺了,心更齐了,劲更足了。

  如何兼顾党的领导与村民自治?

  支部引导  不是说啥都算

  “‘四民主工作法’真行,村民当家作主人”、“三农兴,万象新,四民主工作法顺民心”、“凝聚民心和民力,‘四民主工作法’最有力”……记者在惠州采访,不时听到这些朗朗上口的顺口溜,这都是如今“说了算”的村民自己编发并流传开来的。

  “村民说了算,不代表村民说了什么都算!比如超生这种违反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事情,即使全村村民100%通过都不行。”惠州市委书记黄业斌提醒记者,“四民主工作法”追求的是党的领导和村民自治的有机统一,村党支部要发挥核心作用,广大党员要发挥示范作用,所有村级重大事项的民主决定,都必须置于党支部的领导之下。

  黄业斌举例说,在提事环节中,全市农村使用“四民主工作法”提事1.8万件,其中,有50%以上提事内容均是由党员牵头提出和推动的;即使是由村民提出,是不是合法、合理、合规,也由党支部把关审查,通过了,才能形成议题,提交群众讨论。在决事环节,是不是民主、科学、公正,党支部发挥着引导组织作用。形成的决策能否得到落实,党支部负责监督、制约和规范,等等。

  大和村党支部书记黄钦明向记者讲起发生在采访前两天的一件事:有个村民小组宅基地不够用,新成家的年轻人没地方建房子,小组长提出把组里一块地划成宅基地,希望用“四民主工作法”让村民表决通过一下。黄钦明当即回答,“地虽然在你组里,但这是农用地,不能我们村自己开个会表决一下,就转成宅基地。一定要查一下规划图,征得上级规划、国土部门同意。”最终,因为不符合土地利用规划,这位村民小组长的意见没有获得村党支部通过,也就没法成为表决议题。

  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方锐认为,惠州“四民主工作法”的成功实践,是党领导的村级民主自治机制的有效形式和创造性实践,对规范村级组织运作、化解农村社会矛盾、维护农村和谐稳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最根本的就是把党的领导与村民自治、党内基层民主融为一体,从而得到了广大农村党员、干部和群众的广泛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