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让市塑料厂成为城市记忆主题公园,打造惠州历史文化长廊

惠州市塑料制品厂,是惠州几代人的记忆,是惠州工业经济从弱到强、从单一传统工业走向多元化发展的最佳见证。作为工业遗产,是城市发展的真实写照,具有重要的旅游价值和历史文化内涵。

在惠州市“两会”上,市人大代表邓苑萍等10多名代表联名提出了《关于将市塑料厂改造为城市记忆主题公园的议案》,认为惠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存有一大批特色工业遗产,市塑料厂就是其中的典型之一,因此,建议将市塑料厂改造为城市记忆主题公园。

背景

曾是惠州首家利用外资的企业

市塑料制品厂址位于市区菱湖南侧,西临太保山。厂址前身原为惠州水泥厂,1960年改名惠州陶瓷厂,转产陶瓷制品。后来陶瓷业不景气,适逢惠州塑料厂生产日益发展壮大(原址在桥东沐范湖),厂房不够用。1963年惠州塑料厂搬迁至现址,与惠州陶瓷厂合并,更名为惠州市塑料制品厂。

建厂初期,市塑料制品厂只生产牙刷、肥皂盒,此后慢慢增加品种,到1972年,市塑料制品厂已能生产塑料鞋、农用薄膜、塑料电线和日用塑料制品四大类、几十个品种规格的塑料制品,并拥有国产和国外进口的薄膜吹膜机组、塑料印刷机组、全自动制袋机组、手套机组等塑料生产的先进设备。

1978年9月,市塑料制品厂与香港开元有限公司签订聚乙烯薄膜加工合同,引进塑料吹膜机5台。这是惠州首家利用外资的企业。90年代末,为配合中海壳牌石化项目落户惠州,该厂又开发研制出新产品AST—201有机锑稳定剂,为惠州产业结构升级作出了贡献。

1997年,根据省政府《关于加快放开放活公有小企业的通知》精神,根据改革工作安排,塑料厂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全厂职工持股的股份制企业,并率先引进了外贸合作。

2001年,市规划局组织编制《西湖综合整治规划》,将毗临菱湖的市塑料厂规划为“近期保留,远期搬迁”,多家传媒作了报道。受此影响,当时与工厂合资合作的企业相继中断了合资合作关系,并抽离了合作资金及驻派工作人员。因工厂生产设施逐渐老化、外资抽离、技术更新难度大等原因,塑料厂的经营日趋衰落,直至2006年初完全停产。工厂也因此一直无力偿还投资商的欠款、银行的贷款及当年承建商的建筑工程款等合计三千多万元,数百名下岗工人目前仅靠旧厂房的微薄租金维持生计。

邓苑萍认为,市塑料制品厂的变迁史正是惠州工业经济从弱到强、从单一传统工业走向多元化发展的最佳见证。对市塑料厂进行改造是记录惠州市工业发展历程和保护工业遗产的重要举措。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工业遗产包括了从矿山、工厂到运河、铁路、桥梁等各种形式的工程设计项目、交通和动力设施。著名的德国鲁尔区工业遗址、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等都是典型的近现代工业遗产。

2007年市政府批准的《惠州市江南地区(下角、梅湖)分区规划》,提出下角旧城区要逐步迁转工业用地,发展成为以滨水景观和优良生态质素为突出特色的集休闲、游憩、文博、居住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多元化城区。紧接着,市日用化工厂改造项目、惠州糖厂改造项目、惠阳机械厂改造项目等相继启动并建成,下角再次以优越的宜居环境焕发出新的青春和活力。对市塑料厂进行改造升级,打造成城市记忆公园,将对激活下角工业区乃至下角片区发展活力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邓苑萍认为,惠州是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内涵十分深厚。惠州的公园建设不应仅仅注重园林绿化作用,而忽略了城市本身的历史文化资源,更应结合地方文化特色、历史内涵、因地制宜,努力做到既是景区公园,更是城市文化记忆的重要载体。

为此,邓苑萍建议充分利用市塑料厂丰富的工业遗产,努力挖掘历史内涵,通过保护和活化再利用等方式,将其改造为城市记忆主题公园,从而避免了千篇一律的“绿地+广场”的公园建设模式,进一步塑造绚丽多彩的惠州历史文化名城。

城市记忆主题公园的建成,有利于打造一条完美展现惠州独特“四东”文化的历史文化长廊。从东端的东坡祠文化景区、惠州学宫为起点,经过水东街历史街区、合江楼、东江、西枝江、文笔塔、水门历史文化主题公园、商业步行街、平湖门、苏堤揽月、泗洲塔、准提寺、烟霞桥、丰绪园、丰山公园,到达城市记忆主题公园,形成全长3.6公里的历史文化长廊,包含了“东坡文化”、“东江文化”、“东征文化”和“东纵文化”,上下纵横惠州2000多年的城市历史。

政策扶持市塑料厂自行实施改造

市塑料厂是惠州市传统工业中目前仍在维持营运的少数企业之一。

正是市塑料厂这种任劳任怨、勤恳实干、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惠州精神”,使惠州市实现了从农业城市向现代化产业城市的华丽转身。这种精神,是惠州宝贵而丰厚的精神财富,必将继续照亮我们继续砥砺前行。

因此,建议市政府大力扶持和鼓励市塑料厂自行实施改造,通过对老厂进行全面疏理、细致区分的保护性改造,保持工业历史风貌的完整性,建设成为以近现代工业建筑风格为基调,集文化旅游、文化展示、文化创意、文化商业于一体的文化示范区,在保护历史建筑的同时,还注重保存它承载的文化、传承优秀工业精神。

当然,工业遗产再利用工程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多,产生的各种成本可能会远超过项目完成后所能收获的市场收益,因此在改造实施上具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但这些再利用项目能够延续城市的历史文脉,在历史文化意义上具有显著的社会效益,因此建议参照国内外的通行做法,由政府对这些历史建筑的更新再利用项目提供奖励和补贴,让市塑料厂能够在没有财政包袱的情况下更快、更好的推进项目实施。

将鹅城大剧院与祝屋巷改造配套,留住西湖过夜客。

在市“两会”上,市人大代表邓苑萍还提出了《关于将祝屋巷改造成粤港澳大湾区版 “曾厝垵”的建议》。建议政府增加对祝屋巷的公共资源配置,并在各个入口设置设立相应的导视和识别系统,同时将鹅城大剧院与祝屋巷改造配套,打造成一个展示惠州文化特色的文艺剧场,留住过夜客。

依托惠州西湖创建国家级5A景区,惠州市投入3.8亿元实施西湖古街项目,祝屋巷位列其中。惠城区有关部门牵手成功开发“中国最文艺渔村”——厦门曾厝垵的创作团队规划改造祝屋巷。祝屋巷改造项目计划改造200栋民房,通过装修改造巷内旧民居、完善基础公共设施、挖掘当地历史文化、打造文化旅游品牌等形式,融入时尚旅游元素,将该片区打造成集特色民宿、精致美食、文化展示等于一体的文化旅游景区。目前,祝屋巷慈云路片区已有20多家文艺气息浓厚、风格特色多样的休闲吧、咖啡馆、特色民宿,文旅商业业态雏形显现。

“祝屋巷现在已经初具规模,但还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才能更多好地推动项目的建设。” 邓苑萍为此提出了3个建议。

邓苑萍建议政府增加祝屋巷慈云路片区的公共资源配置,由政府统一投资建设文创旅游公共道路以及升级改造公共设施。完善路面、灯光亮化、垃圾卫生、消防、管道、电网、排污等公共设施,设立游客服务中心、公共洗手间等。

“现在祝屋巷没有明显的标志牌,不引人注目。” 邓苑萍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编制设计祝屋巷导视系统,视觉形象识别系统,功能分布系统,停车导视等。主要在三大入口处,即:东入口处(慈云路入口处)、西入口处(君豪酒店处)、中入口处(祝屋四巷入口广场)设立相应的导视和识别系统。

同时,为留住西湖过夜客,邓苑萍建议将鹅城大剧院充分利用,与祝屋巷改造配套,打造成一个展示惠州文化特色的文艺剧场,给游客提供一个了解惠州本地文化的娱乐场所。“如可以通过苏东坡的故事,把惠州本地文化串联起来,编排成一个文化底蕴的剧目,在鹅城大剧院演出。”

游客白天游西湖,晚上逛祝屋巷看演出。留住过夜客,带动旅游经济发展。